close
首页JEWELRY IN MUSEUMS寻觅馆藏珠宝

JEWELRY IN MUSEUMS寻觅馆藏珠宝

五月 07, 2022

旅游的一大目的地,就是世界各地的大型博物馆;而旅游的一大驱动力,就是满足自己的某些兴趣。对于珠宝爱好者而言,在旅途中如果能到访几家收藏有珠宝名器的博物馆,岂不两全其美?
撰文:丁之向       策划:佩妮       图片提供:部分珠宝品牌

资深的珠宝行家都知道,珠宝虽然有悠久的历史和丰富的背景故事,但其器型小、关注人群少等先天特性限制了它在大型博物馆中得到应有的地位。寻遍全球,很难找到开辟珠宝专区的博物馆,将珠宝作为藏品主题的更为罕见,为数不多的设有常年珠宝展区的著名博物馆成为全球珠宝行家必须一游的“朝圣地”。

也正是因为把珠宝作为主题展品的博物馆不好找,一些博物馆级的有历史、有故事的著名珠宝器物大多汇聚在那么几个地方,反而使得珠宝行家能更有的放矢地找到那些不能错过的胜地。

2018年,苏富比拍卖公司在一系列推广珠宝的专题文稿中,发表了一篇“最适合珠宝爱好者的博物馆”的专题文章,介绍了库珀·休伊特设计博物馆(Cooper-Hewitt Smithsonian Design Museum)、卢浮宫博物馆(The Louvre)、大都会艺术博物馆(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波士顿美术馆(Museum of Fine Arts, Boston)、艺术和设计博物馆(Museum of Arts & Design)等地。苏富比是我购买珠宝和获得珠宝知识的重要来源,这家老牌拍卖行推荐的这些与珠宝相关的博物馆肯定有其背后的奥秘,所以我们就从它们开始,看看这几家博物馆中究竟珍藏着哪些令珠宝行家充满期待的珠宝杰作,以及它们背后的神秘往事。

库珀·休伊特设计博物馆,美国纽约市。这是一家专注于设计、历史和文化的博物馆,因此它的产品设计及装饰艺术部门不仅藏品丰富,而且集中了一批涵盖各个产业设计变迁的证物。与此同时,博物馆的绘画、印刷、平面设计部门常年展出大量各个历史时期的珠宝设计草图以及早期珠宝版画、效果图,是全面了解珠宝发展历程的一个参考和学习的重地。博物馆还保持着与全球各大珠宝品牌的深度合作,不定期举办品牌特展,配合这些专题展览出版的专著也是珠宝行家热爱的宝典。在这家博物馆,观者可以看到早期手绘珠宝设计图,以及19世纪为参加国际博览会而印制的珠宝版画。

玛丽-露易丝皇后红宝石及钻石珠宝套件图纸,尼铎和菲尔斯,1811年,尚美巴黎典藏,法国巴黎

卢浮宫博物馆,法国巴黎市。卢浮宫是人类艺术的宝库,也是全球最受欢迎的博物馆之一。除了尽人皆知的艺术精品,卢浮宫在珠宝藏品方面也独具特色:一方面,分散在各个时代和不同地区展区中的古代珠宝展品尤其具有代表性,如古希腊、古罗马、古埃及、古印度、古波斯的罕见珠宝,是研究珠宝起源必不可少的参照;另一方面,大批和法国历史及法国王室相关的著名珠宝器物是卢浮宫珠宝藏品中最吸引人的亮点。其中最有代表性的珠宝藏品包括:曾先后归属于Hortense王后、Marie-Amélie王后、奥尔良的Isabelle的黄金、钻石、蓝宝石项链、耳环、胸针、手镯套装;曾属于拿破仑皇后Marie-Louise的黄金、微型马赛克项链、耳环、手链、发饰套装;曾属于国王路易十五的钻石、红宝石、蓝宝石、祖母绿王冠。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美国纽约市。这就是行业内外人们口口相传的MET、人类艺术的圣殿、艺术家代表作的集聚地。MET规模宏大,藏品多不胜数,展示也被分为主场馆的常年展区和副展馆的临时展区,而馆藏的珍贵珠宝多达近万件,常年陈列的珠宝也有数千件。MET的珠宝收藏和卢浮宫有相似之处,即拥有大批来自不同地域的古代珠宝珍品。除此之外,MET更擅长表现美国珠宝市场的风格变迁以及美国著名珠宝工匠和艺术家创作的精品。不能错过的珠宝展品有:Louis Comfort Tiffany、Marcus & Co.、Oscar Heyman & Bros.、Paulding Farnham、Raymond Yard、Seaman Schepps、David Webb、Trabert & Hoeffer Mauboussin、Harry Winston、Elsa Peretti、JAR等美国珠宝艺术家们的代表作。

波士顿美术馆,美国波士顿市。波士顿是一个大学城,这里的博物馆也充满了学术气氛。除了属于文物范围的古代珠宝以外,还有大批古董级的近代珠宝精品,而最特别的是很多上世纪50年代之后直到今天的当代珠宝设计师和能工巧匠的作品。波士顿美术馆的珠宝专题展更为人们津津乐道。2018年在这里举办的Past is Present: Revival Jewelry特展提出了一个如今依然热门的话题——古典复兴潮。从19世纪的考古学复兴开始,将古希腊、古埃及、古罗马、土耳其等历史风格重现在后世的珠宝设计中,激发了人们的怀古之心。展品中包含了对古典复兴风格贡献良多的珠宝大师Castellani、Giacinto Melillo和Eugene Fontenay,当今珠宝大牌卡地亚(Cartier)、蒂芙尼(Tiffany & Co.)、宝格丽(Bvlgari)也倾情参与其中,是近十年来最具影响力的古董珠宝主题展之一。

艺术和设计博物馆,美国纽约市。与之前所述的精于古董珠宝的博物馆不同,这家博物馆关注当代珠宝设计以及给这个古老行业带来新思路的新锐工匠。基于放眼未来的思路,馆藏的展品往往不限于贵金属和天然宝石,很多来自新一代珠宝艺人的创意产品使用了合成材料如塑料、玻璃纤维、人造宝石,甚至日常生活中的物料,如纸张、电线、玻璃、手工编织物等。不过,博物馆中也展出大批和地域宗教、种族图腾相关的黄金、宝石和珐琅制品,来表明珠宝在某些特殊领域的神奇影响力。

以上这些是2018年苏富比为全球珠宝行家、玩家推荐的最值得关注的博物馆,估计选择这些博物馆的理由中也包括一些当时正在举办的主题展览。在我看来,除了这些各具特色的博物馆外,还有数十家博物馆在珠宝领域的贡献绝对不在它们之下,也值得大家关注或者安排在今后的出行计划中。在这些分布于全球各地的著名博物馆中,我强烈推荐的有以下几家:大英博物馆(The British Museum)、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绿穹珍宝馆(The Green Vault)、艾米塔什博物馆(The Hermitage Museum)、史密森尼国家自然历史博物馆(Smithsonian National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巴黎装饰艺术博物馆(Muséedes Arts Décoratifs),以及尚美巴黎(Chaumet)巴黎博物馆。

大英博物馆,英国伦敦市。又称不列颠博物馆,位于英国伦敦新牛津大街北面的大罗素广场,成立于1753年,1759年1月15日起正式对公众开放。这是世界上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宏伟的综合性博物馆,也是世界上规模最大、最著名的博物馆之一,和纽约的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巴黎的卢浮宫同列为世界三大博物馆。共有100多个陈列室,藏品达1,300多万件。由于空间的限制,还有大批藏品未能公开展出。大英博物馆的珠宝既有来自全球各地、跨越数千年历史的古董文物,也有专注于英国历史、来自英伦王室的珍品,还有更多近代、当代珠宝大师的传世之作。特色珠宝展品包括:英国王室收藏的传世凹雕、浮雕家族戒指;伊丽莎白一世时期的王室首饰(这一时期以及短暂的带有女王肖像的珠宝风格被称为Gloriana);法国拿破仑三世皇后欧仁妮的私人珠宝。

英国国立维多利亚与艾尔伯特V&A博物馆,图片版权:Peter Kelleher, 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 London 2021

2021年,荣获伦敦巨匠臻藏博览会卓越创作艺术典范奖的CINDY CHAO艺术珠宝“红宝石牡丹胸针”,被英国伦敦维多利亚与亚伯特博物馆收为馆藏。

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英国伦敦市。这家博物馆常被称为V&A博物馆,是世界上最大的装饰艺术和设计博物馆之一,永久收藏品超过450万件。展示对维多利亚时代的纪念是它的核心主题,因此馆中收藏大量维多利亚时代的陶瓷、玻璃、纺织品、服装、珠宝、家具、雕塑、绘画、照片,足以展现“伟大的维多利亚时代”。珠宝是V&A的重要藏品,分布在金属器展区(大中型黄金制品)和服装及装饰展区。我自己特别喜欢V&A联合出版的珠宝专著,都出自满怀学术敬意的专家之手,配上馆藏文物的细节,令珠宝玩家爱不释手。重要珠宝展示有:伊丽莎白一世时代的Gloriana王室珠宝;Albert亲手为维多利亚女王设计的钻石/蓝宝石冠冕;两顶卡地亚早期钻石冠冕。就在去年,CINDY CHAO艺术珠宝的“红宝石牡丹胸针”作品,被这家博物馆收为馆藏。其典藏原因,是作品获得了伦敦巨匠臻藏博览会卓越创作艺术典范奖,让红宝石牡丹胸针得到了举世关注。这件杰作历经十年的创作过程,令馆方感动,认为作品背后的故事更增添了其无形的艺术价值。

绿穹珍宝馆,德国德累斯顿市。绿穹珍宝馆是欧洲最大的珍宝馆,是德累斯顿王宫的一部分,由奥古斯特二世兴建于1723年。其特色在于从巴洛克到古典主义时期的丰富展品。绿穹珍宝馆共有10个展厅,收藏展示了大约3,000件珠宝和其他杰作。它是不多见的在珠宝行家和钟表行家中齐名的博物馆,这要归功于德国钟表的领军品牌朗格。当朗格表的尊贵客户前往德累斯顿附近的格拉苏蒂小镇参观朗格公司时,品牌都会组织他们前往绿穹珍宝馆游览,这里藏品的特性往往会和高级制表爱好者的偏好不谋而合。绿穹珍宝馆的镇馆之宝有:奥古斯特二世曾佩戴的镶宝石的萨克森国王王冠;63.8厘米长的镶祖母绿的摩尔人形雕像;俄罗斯沙皇彼得一世赠予的547.71克拉蓝宝石;41克拉的梨形“德累斯顿绿”钻石。

艾米塔什博物馆,俄罗斯圣彼得堡市。我们中国人应该都更熟悉艾米塔什博物馆的另一个名字——冬宫。建于18世纪中期的冬宫主要收藏的是15-20世纪的法国艺术品;东侧的小艾米塔什以及旧艾米塔什主要收藏13-19世纪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绘画,包括拉斐尔、达·芬奇、提香、米开朗基罗等大师的作品;19世纪建造的新艾米塔什用以存放皇家的收藏,包括俄国当代艺术品与意大利、西班牙、荷兰等西欧的古典艺术品,是其藏品最丰富的部分。

尽管艾米塔什博物馆中常年开放的区域不到三分之一,但开放区累积的走廊的长度有约22公里,一刻不停地小跑,一天下来刚好兜完一圈;如果在每件藏品前停一分钟,将花去十多年。所以,每次来这里,都要计划好准备看什么,不然什么都看不了。艾米塔什博物馆的珠宝收藏集中于帝国时代的俄罗斯沙皇的珍宝,从东正教的法器到沙皇的权杖及冠冕,包括中亚、东欧等诸多附属国的王室珠宝及器物。其实,仅仅冬宫中的很多极其奢华的厅室装饰就充满了珠光宝气——巨大的孔雀石立柱、整面墙壁的琥珀贴面、整块青金石的桌案、绿松石镶嵌的门廊等等,气势之恢宏令人不禁感慨珠宝居然能展现出如此震撼的效果。艾米塔什博物馆的珠宝精品包括:沙皇彼得一世的皇冠和权杖;叶卡捷琳娜二世女皇的皇冠;钻石镶嵌的俄罗斯双头鹰徽章等。

海瑞温斯顿“希望之钻”

2010年,CINDY CHAO艺术珠宝2009年的年度蝴蝶作品“皇家蝴蝶”,被美国史密森尼国家自然历史博物馆永久典藏

史密森尼国家自然历史博物馆,美国纽约市。该馆位于纽约国家广场北侧,是史密森尼博物馆体系中的16座博物馆之一,也是流行系列影片《博物馆奇妙夜》的原型。1910年开馆至今,收藏展品多达1.2亿件,从原始的恐龙化石、人类起源早期文物,到世界各地的稀有动物标本、珍贵矿藏宝石,很好地留存了自然科学和人类文化的遗产。该馆对珠宝的关注点集中在“石头”上,世界上现存的各种天然宝石、半宝石的原石,各种生物来源的有机宝石,以及各种矿物来源的珍稀原料、太空来源的陨石陨铁等等,在这里不仅都有陈列,而且还成功地将很多个有历史、有故事的著名宝石收藏在馆中。最近几十年,该馆也开始关注一些杰出珠宝匠或品牌采用高品质宝石原石创作的高级珠宝产品,并逐步扩大这一类别的收藏,定期举办当代高级珠宝作品展览。史密森尼国家自然历史博物馆有一件具有传奇色彩的珠宝,就是“希望之钻”(The Hope Diamond)。在它被发现之前,也许没有哪颗钻石能如此吸引世界的目光……这颗重达45.52克拉、泛着神秘深邃的湛蓝色光芒的彩钻,是大自然的珍稀杰作,而让这颗巨钻闻名于世的不只是其珍贵的价值,更是其背后流传的非凡历史。这颗极具传奇色彩的“希望之钻”由海瑞·温斯顿于1958年捐赠给这家博物馆。除此之外,该馆也收藏了CINDY CHAO艺术珠宝2009年的年度蝴蝶作品“皇家蝴蝶”,作为永久典藏。运用钻石原坯与别出心裁的双面设计,这件作品足以成为21世纪珠宝艺术的代表性创作。

2020年,CINDY CHAO艺术珠宝2008年的年度蝴蝶作品“红宝侧飞蝴蝶”,被与卢浮宫齐名的法国巴黎装饰艺术博物馆纳馆典藏

巴黎装饰艺术博物馆,1882年哥伦比亚世博会闭幕后,法国装饰艺术家协会开始筹备建立一座装饰艺术博物馆,专门展示该协会的艺术收藏。1898年,法国政府向该协会授予卢浮宫西翼“马桑翼”(Marsan Wings)的15年使用权以建立博物馆。1905年,巴黎装饰艺术博物馆正式开放,致力于装饰艺术领域的收藏与展览。该馆拥有超过100万件藏品,是欧洲藏品规模最大的装饰艺术博物馆。其中包含13-16世纪的哥特式祭坛画、玻璃器,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肖像画、花窗玻璃、挂毯等,17-18世纪的陶瓷、家具、绘画、雕塑、金银制品等,19世纪的450件波旁复辟时期的成套家具,来自赛夫尔、巴黎、利摩日地区的2,200件陶瓷器、950件金器,以及300幅绘画和500件雕塑等。新艺术和装饰艺术时期的艺术品集中收藏区,拥有藏品6,600余件,包括家具、餐具、雕塑、绘画和玻璃艺术品等。这个博物馆也是巴黎的“时尚建筑”标志,之所以如此描述,是因为其时装与纺织品部的馆藏超过15万件服装、配饰及纺织品。重要藏品包括18世纪的法式女袍、19世纪的女士单鞋及衬裙、香奈儿(Chanel)于1925年设计的晚礼服、1947年以来迪奥(Dior)的经典设计作品等。

而在其珠宝饰品部,则馆藏着约4,000件珠宝作品,珠宝展廊位于博物馆三层,1号厅展出中世纪至19世纪的古董珠宝作品,2号厅展出上世纪40年代至今的法国珠宝设计师作品,呈现中世纪至今的珠宝演变历程。1号厅对侧设有一面抽屉式展示柜,专门展示各种珠宝材料,包括各类宝石、金、银、钢、珊瑚、象牙,乃至头发、鱼鳞、水钻等,突出珠宝设计材料的多样性。就在去年,这里还做过一场以“Luxes”为主题的展览,重点介绍19-21世纪的珠宝珍品。亮点包括中国清朝的玉冠,1860年的梅勒里奥蛇手链和1900年的榛子新艺术风格项链等,让珠宝爱好者足以一饱眼福。

2020年,CINDY CHAO艺术珠宝2008年的年度蝴蝶作品“红宝侧飞蝴蝶”被其收入典藏。红宝侧飞蝴蝶是这个系列的首件创作,具有最特殊的意义。馆方与藏家经过三年的沟通,才如愿让这件作品收入博物馆中永久为世人瞻仰。

芳登广场12号尚美巴黎博物馆

尚美巴黎(Chaumet)巴黎博物馆。1812年,尚美巴黎荣耀进驻芳登广场。自1907年起,尚美巴黎总店屹立于芳登广场12号,开启了它缔造传奇之旅。从二楼的窗户望出去,就是1806-1810年间为纪念拿破仑奥斯特里茨战役胜利而建的凯旋纪念柱。当时,拿破仑用法国军队在历次战役中缴获的1,250门大炮为原料筑成此柱,象征他以戎马换回的荣耀永驻。纪念柱静谧地守护着尚美巴黎全球总部、富丽堂皇的世家沙龙(Grand Salon)以及沉淀着历史深蕴的“Chaumet博物馆”。

玛丽-露易丝皇后的红宝石及钻石珠宝套件复制品中的项链,尚美巴黎典藏,法国巴黎

这栋18世纪的豪宅,是著名建筑师Francis Joseph Bélanger为路易十六的海事大臣Sain-James建造的(Bélanger的另一件佳作是举世闻名、美不胜收的巴黎Bagatelle花园),而建筑物内部则是由大师Mansart设计完成的。Bélanger将这栋历史悠久的豪宅打造成为一座皇家宫殿。这里收藏着尚美巴黎这一法国珠宝世家两个多世纪以来创作的3,500多款风格各异的原创冠冕的档案、几千卷客户账簿及所有高级定制珠宝名册、3.6万多张典藏作品照片、30多万张手绘设计手稿以及近350座王冠钻冕模具原件。

玛丽-露易丝皇后的红宝石及钻石珠宝套件复制品中的耳坠与梳形发饰,尚美巴黎典藏,法国巴黎

一个世纪前,尚美巴黎享有殊荣并在芳登广场12号的总店楼上设立了自己的博物馆。推开通往二楼Grand Salon的大门,步入弥漫着岁月香气的“Chaumet博物馆”,令人目不暇接的150个王冠模具原件便优雅地跃然眼前,宛如见证了18世纪末以来法国辉煌灿烂的历史。陈列在展示柜中的珠宝珍品缓缓诉说着当年的奢华风貌,在历史的光影中,伟大的珠宝师们将完美工艺代代薪火相传,打造出举世无双的世家王国。凭借从1780年开始的珠宝传奇,尚美巴黎自1902年起便以君王之姿傲视整个芳登广场的珠宝品牌,以恒久不变的卓越品质传世流芳。拿破仑当年送给Marie-Louise的皇冠复制品也收藏在博物馆中,这顶皇冠以7颗红宝石点缀的发簪作为辅助,用来在佩戴的同时维持发型的完美,并由此衬托出皇冠的瑰丽典雅,突显了钻冕的无限魅力。在一旁存放的首饰盒内保存着琳琅满目的珍贵珠宝,从耳坠、项链吊坠到手镯一应俱全,展现出当时皇家贵族所偏爱的珠宝款式与风格。

巴黎伯爵夫人奥兰·布拉甘扎(Orléans-Braganza)的伊莎贝尔公主佩戴尚美巴黎巴洛克珍珠冠冕

“洛伊希腾贝格”冠冕,可变形为胸针和发饰,约1830-1840年,尚美巴黎典藏,法国巴黎

馆内另一项重要收藏便是著名的波旁-帕尔玛王冠,1919年由Doudeauville公爵夫人向Joseph Chaumet定制,是她送给爱女Hedwige与波旁-帕尔玛王朝第六代王公的结婚礼物。波旁-帕尔玛钻冕出自尚美巴黎第四代传人Joseph Chaumet之手,是世家钻冕中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之一。如今它已作为品牌文化精髓的代表与钻冕大师的象征符号,出现在其全球各大高级精品店的内墙之上。